性爱动态图-做爱动态
您的位置: 首頁>員工生活>文學天地>正文
生產服務分公司劉丹散文——過冬
發布時間:2019-12-20 10:07:08 來源: 作者:劉丹 點擊:

你來時冬至,但眉上風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《飛鳥集》泰戈爾

分明知道,季節的交替,從不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。晨霧彌漫的早晨,醒來,就悄然抹去了一縷色彩。而后每個晝夜,都變得凝滯,窗外望不見遠山的影,聽不見候鳥的音。這一年的時光將盡,有風吹來,感嘆像是在夢里。冬天可能就是用來凍結深秋的愁緒,清佳冬令。

雪花昨日清晨漫天飛舞地飄過窗前,白晝與黑夜銜接,暗下來的晨光熹微勾勒出萬象眉眼。透明的雪花編織進孩童的發間,積攢了一個秋月的星光和期待,盡情的釋放在清冽的冬天。

我是生長在這里,沒有挪過窩兒的西北人,自幼就天然的抗凍。過冬對小時候的我來說,下雪是每年都會來的自然之事,不過是雪多雪少的關系。因此并未像南方的孩子,將小雪人凍在冰箱里那般稀罕。但每逢下雪依舊是欣喜萬分,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昨日還是綠油油的麥田,第二天起來已是一望無際的雪白,如同變魔術般神奇,自然很是歡喜。下雪時,去往學校的沿途都是用跑的,而腳落在雪上發出的“簌簌沙沙”的聲音,至今難以忘懷。

打雪仗和堆雪人作為全國下雪都會有的常規運動項目,自然不會少。兒時的興致和路數都比較‘野’,家鄉的雪濕度高,隨手一抓就是一個,打雪仗有伸手即來、用之不盡的“彈藥”,那是相當的過癮,仿佛游戲開了掛。堆雪人則可就地取材,自家門前、院子里的雪隨便滾兩個球出來,加上鼻子眼睛,一個雪人就誕生了。然而,下雪時的歡愉是短暫的,化雪時的痛苦是漫長的。一方面化雪時更加寒冷,但最主要的還是壓在房頂上的雪,留在路上的雪,遇到冬日暖陽,逐漸現了“原形”。

冬日里的河道口都被凍結了,一切看似很平靜,勞作了一年得空歇歇,在煙霧裊裊的灶臺前為一日三餐發揮余熱。晌午后,婦人們納著鞋墊,打起毛衣聊著家常,男人們打著呼嚕,那時我們每家門前的煤房里堆放著過冬的碳和柴火,家中爐膛里的火燒的旺旺的,爐上烤制的紅薯、饅頭片冒出香氣,原始溫暖的一切,留存在孩子們長大的心里。

而立的人聽到雪的消息 ,面色平靜,心底溫暖。在數十年變幻的生命力,歲月成了最大的小偷。雪是過冬的老相識,遇見過更美的雪,一朵擁抱著另一朵。我看著滿天的雪花,拿起手機,留下了美好,我知道距離和那些想見到的人重逢的日子又近了一些。

你看,紅楓中有夏的余溫;落葉中有愛的深沉;秋風劫持暖流而去,冬日還有雪的親近。天冷了。風往脖子里灌,四季輾轉到冬日,若擋不住外界的寒流,可以增加內心的溫暖,盈一份懂得,將牽掛折疊,將幸福盡收,溫暖前行。只要心是溫潤的,在遙遠的路也會走的安定從容。(作者單位:生產服務分公司)

友情鏈接:

版權所有: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(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地址: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   郵編:727307 技術支持:黃陵礦業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  陜ICP備案05006082號-1

性爱动态图-做爱动态